1. <dd id="nn499"><track id="nn499"><video id="nn499"></video></track></dd>
  2. <th id="nn499"><big id="nn499"></big></th>

    <rp id="nn499"></rp>

    <progress id="nn499"><sub id="nn499"></sub></progress><nav id="nn499"></nav>
    <em id="nn499"></em>

      <em id="nn499"></em>
      歡迎來到中國甘肅演藝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集團快訊
      您當前位置: 首頁 > 集團快訊 > 媒體報道
      民族器樂的演奏與敘事——大型民族器樂劇《玄奘西行》演出透視
      作者: 來源:中國甘肅網-甘肅日報 更新于:2023-11-22 閱讀:0

      原標題:民族器樂的演奏與敘事

      ——大型民族器樂劇《玄奘西行》演出透視

      1.jpg


      2.jpg

      作曲、編劇、總導演姜瑩在給演員排練

      3.jpg


      4.jpg

      本版圖片除另有說明外,均為《玄奘西行》劇照。由郭一攝影。

      崔學富

      以戲劇的樣式,用民族器樂來敘事,讓演奏員們來演戲……日前,由中國交響樂團駐團作曲家姜瑩擔任作曲、編劇、總導演,甘肅省歌舞劇院民族樂團表演的全國首部大型民族器樂劇《玄奘西行》在甘肅大劇院精彩演出。

      《玄奘西行》開創民族器樂劇這一全新的劇種,把舞臺表演與器樂演奏有機融合,以敘事性手法和恢宏的舞臺創意,生動講述中西文化交流使者玄奘西行取經的故事,演繹了一部史詩般的民族音樂,是弘揚絲路精神、傳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有益實踐,以國風雅韻,讓觀眾體味文化之美,體味堅韌不拔的精神之美。

      器樂與戲劇的融合

      與一般的舞臺藝術作品不同,《玄奘西行》的新鮮之處,莫過于它的劇種類型。根據主創人員和專家學者釋義,所謂“民族器樂劇”,即是以民族器樂作為表演主體來講述完整戲劇故事的劇種,由此可知,在《玄奘西行》中,玄奘作為核心人物,其西行故事是整部劇的主線,而樂器構成了整部劇的“主角”,主創人員放大了民族樂器的敘事、表情和意象建構的功能,賦予民族樂器特殊的身份隱喻。

      《玄奘西行》由中央民族樂團于2017年創排,姜瑩擔任作曲、編劇、總導演,著名導演馮小寧擔任藝術顧問,著名學者錢文忠擔任佛學顧問,匯集了舞美設計張繼文、燈光設計邢辛、服裝設計阿寬和左環羽等主創。2021年“一會一節”期間,中央民族樂團攜民族器樂劇《玄奘西行》在敦煌演出后,將這部劇的樂譜、舞美、道具和服裝捐贈給甘肅省歌舞劇院。此次演出由中央民族樂團笛簫演奏家丁曉逵擔任主演,邀請新疆專業民族樂器演奏人員加盟,與甘肅省歌舞劇院民族樂團共同演繹。

      走進甘肅大劇院的演出現場,恍若走進民族器樂的大觀園。遠山蒼茫,云??~緲,空靈的樂聲穿越時間的長河裊裊而來,劇目以倒敘的手法,在氣勢恢宏的序曲“大乘天”中拉開帷幕?!拔?,走了很久,很久,走過了歲月,走過了春秋。我,走過了1400年,走到了今天?!崩夏晷实穆曇羟暹h、溫和而又寧靜。主創人員通過對歷史人物形象的藝術再塑造,以一個現代人的口吻,回溯玄奘歷盡艱險、西行求法的故事。

      全劇主體部分由“佛門”“一念”“潛關”“問路”“遇險”“極樂”“高昌”“普度”“雪山”“祭天”“菩提”“那爛陀”“如夢”“大唐”14個章節構成。每一個章節都把樂器與故事相結合,推動情節發展,表現人物內心,從漢族傳統樂器笛、簫、塤、箏、鼓,到維吾爾族樂器艾捷克、薩塔爾、都塔爾,哈薩克族樂器冬不拉、庫布孜,塔吉克族樂器鷹笛、莎什塔爾,還有敦煌復原樂器箜篌、排簫、五弦琵琶,印度傳統樂器班蘇里笛等,呈現出來的樂器數量,令人驚嘆。據姜瑩介紹,全劇共演奏中外傳統樂器70余種。在舞臺呈現上,多媒體技術、舞美、燈光及服裝的綜合運用,情景交融,新穎而獨特,給人一種身臨其境的真實感,沿著玄奘前行的足跡,大漠、星空、雪山……如在眼前。此外,劇目跨越時空,讓老年玄奘和青年玄奘隔空對話,將遼闊的時空壓縮于舞臺一瞬,以強烈的穿透力給觀眾以心靈上的啟迪和震顫。高昌王以樂會友部分,演奏人員從觀眾席上的出場,既讓人驚喜,也是一種沉浸式的觀看體驗,強烈的互動性和感染力,點燃了觀眾的熱情。

      傾聽內心的笛聲

      在新的時代條件下,如何推動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是每一位藝術家都要思索和面臨的課題。

      對此,姜瑩也執著探索。她是浙江杭州人,80后,2002年考入上海音樂學院本科,2010年碩士畢業后進入上海民族樂團成為駐團作曲,2013年調入中央民族樂團任駐團作曲,2018年調入中國交響樂團擔任駐團作曲,長期致力于民族音樂事業的探索與創新。作為作曲,她先后與著名導演王潮歌合作,推出大型民族樂劇《印象國樂》和《又見國樂》,引起社會和業界巨大反響。

      藝術家的創新理念和精神追求,激勵著姜瑩大膽地去探索,去開啟一片新的藝術天地。2015年,她決心開先河,完成民族器樂劇《玄奘西行》,并不遺余力投入創作。

      姜瑩介紹,選擇“玄奘西行”這一題材,是因為我們當代眾多的民族樂器都是從絲綢之路傳入,既要與器樂關聯,還要有故事可講,大唐高僧玄奘作為人物主線貫穿全劇最為合適。玄奘西去取經,后又東返大唐,他所經歷的一切,包含了民族、宗教、地域、音樂、人文等,為創作者打開了豐富的藝術想象空間。

      姜瑩以一種藝術家的熱忱與堅持,扎根生活,潛心藝術,在采風創作的一年半時間,查閱大量文史資料,并先后到甘肅、陜西、新疆等地采風,大漠戈壁、巍峨雪山、敦煌石窟等,都留下了她的足跡。她從生活中汲取養分,從現實中提取素材,身兼數職于一身投入創作,確保了劇目整體風格的統一性、聚焦性和凝練性。

      器樂劇最主要的特點是戲劇表演者也是演奏者。笛子是漢族傳統樂器,也是個籠統的稱謂,包含著小豎笛、簫、曲笛、梆笛、新笛等不同音色的樂器品種。姜瑩介紹,“笛聲即是心境”,安排笛簫演奏家來飾演玄奘,是希望主人公用不同的音樂敘述方式去展現不同的心情特質,在西行路上吹起笛子也更符合人物的氣質和文化背景,笛子站立演奏的方式也便于主演在舞臺上隨時出現。

      如何把每一件樂器的特點與劇中人物的特點做到完美統一,是劇目成功與否的關鍵。創作中,姜瑩在人物設置、戲劇沖突、角色對白、音樂呈現、舞臺調度等方面自由切換,合理布排——以胡琴來表現胡人石磐陀內心的復雜;以中國大鼓和塤來表現大唐邊關黃沙漫漫里的壯闊與蒼涼;以“問路”中的古琴演奏傳遞弦外之音,為玄奘即將踏入八百里沙漠作鋪墊;以敦煌樂器的鼓笛共鳴、管弦齊奏映襯佛國世界;以印度吟誦音樂莊嚴的儀式感,把觀眾帶到遙遠的天竺國;而眾多身著華服的宮廷樂師的現身,則把舞臺瞬間帶入大唐,再現了大唐王朝的繁榮昌盛。

      《玄奘西行》的音樂風格氣勢磅礴、恢宏大氣,使得不同的民族器樂呈現出交響式的融合。

      “音樂是一部劇的靈魂。這次新版的《玄奘西行》,用了西洋交響樂隊鋪底,民族樂器作為主奏,中西樂隊結合的方式既體現了宏大的氣勢,又表達了中國人的思想和情感?!苯撜f。

      據悉,姜瑩與甘肅頗有淵源,曾擔任甘肅省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文藝演出——音樂舞蹈史詩《致敬百年》的作曲、編劇、總導演,又在文旅演藝作品《樂動敦煌》中擔任作曲。

      此次為了完成《玄奘西行》在甘肅的復排演出,在甘肅省文旅廳、甘肅演藝集團支持下,全體演職人員積極籌備、認真排演。大家對演出的支持、對劇作的喜愛、對藝術的赤誠,讓姜瑩感動不已。

      為了呈現出更好的舞臺效果,姜瑩基于甘肅文藝院團的演出特色,對劇目作了調整與改變,起用專業舞蹈演員參與舞臺演出,交響樂與民樂的結合,使得音樂氣勢比原來更為宏大,取得了良好的演出效果。

      弘揚民族音樂

      “形式非常新穎”“舞臺呈現時尚現代,有電影化的質感”“好像上了一堂民族樂器通識課”……演出現場觀眾此起彼伏的掌聲,是對《玄奘西行》最好的褒獎。

      著名音樂人席強說,在面對今天文藝創作多樣性的舞臺呈現中,民族音樂如何在繼承和弘揚優秀傳統的同時進行時代化的創新,這是我們最為緊迫的任務。中國民間音樂和戲曲傳承面臨的,不是這些樂器太過久遠了,更不是精美華麗的戲服落伍了,而是呈現方式需要調整,是如何用現代的手段去加工改造和運用,即傳統藝術模式如何融入現代社會文化生活。文藝創新是需要形式與內容的高度統一才能達到質的飛躍?!缎饰餍小肥且徊恐v好中國故事、傳播中國聲音的創新力作,體現了新型舞臺藝術形式在文化思想上的追求,塑造了一個舞臺藝術的新模式,在保護傳統民族器樂表現力的基礎上,借用語言戲劇創作手法,設計表現出了民族器樂的新音樂理想,這是民族音樂精神的重生,即一切純器樂化的思維方式、寫作技術手段、樂曲結構安排都要緊緊圍繞人物形象和整個戲劇故事情節發展來進行設計構思,劇目中的每一個章節和片段都不能脫離“劇”的思考與發展而獨立成章。使民族器樂成為一個綜合的、多元化的、立體的舞臺藝術形式,服務于人民、滋潤于社會、傳承于歷史,這是《玄奘西行》進行藝術變革所承擔的重要文化使命。

      省文史研究館研究員楊建仁說,《玄奘西行》不僅豐富了舞臺藝術的樣式,而且鍛煉了甘肅省歌舞劇院民族樂團演奏人員的綜合素質,全面提升了業務水平,更為重要的是凝聚了全團人員的信心,大大提高了樂團的知名度。這部劇的創排,讓甘肅省歌舞劇院民族樂團實現了三個方面的轉變:由單曲演奏向劇目演奏轉變,由單一演奏方式向復合藝術表演轉變,由傳統演奏模式向新型融合模式轉變。

      據悉,此次演出由甘肅省文旅廳主辦,中央民族樂團指導,甘肅演藝集團承辦,上海民族樂器一廠有限公司協辦。

        国产欧美日韩在线观看无需安装,国产超碰人人爽人人做CAO,先锋资源国产,2021国产最新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