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d id="nn499"><track id="nn499"><video id="nn499"></video></track></dd>
  2. <th id="nn499"><big id="nn499"></big></th>

    <rp id="nn499"></rp>

    <progress id="nn499"><sub id="nn499"></sub></progress><nav id="nn499"></nav>
    <em id="nn499"></em>

      <em id="nn499"></em>
      歡迎來到中國甘肅演藝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集團快訊
      您當前位置: 首頁 > 集團快訊 > 分子公司動態
      在江南聽秦腔
      作者: 來源:觀瀾新聞客戶端 更新于:2023-12-15 閱讀:0

      沒想到,能在南京欣賞來自故鄉的秦腔表演。

      12月10日,寒流來襲,南京城氣溫驟降,我瑟縮在家里刷手機,突然看到媒體人梁平先生發了一則朋友圈,說當天晚上在南京常府街的紫金大劇院上演秦腔劇目《鎖麟囊》,有興趣的可以去看。

      秦腔我當然是知道的。我的故鄉在甘肅榆中,作為蘭州下轄的郊縣,榆中和蘭州一樣,并不屬于古代地理上嚴格的“秦”地,但一直以來深受“秦”文化的影響。秦腔,便是老鄉們最喜歡的民間戲曲,我的童年時期,但凡老鄉說“看戲”,必定是去看秦腔。秦腔就是戲,戲就是秦腔,別無他指。

      祖父不喜歡秦腔。他出身農民,因為上進好學,在1930年代考入新式師范學校,畢業后抱著一顆拳拳之心回鄉服務,歷盡時代的波折,最終成為鄉衛生所的一名醫生,無怨無悔為鄉民服務,終老至死。祖父精通《本草綱目》這樣的古文醫書,但他更以讀白話文為榮。文白間雜的秦腔唱詞,祖父不喜歡,他也從不看戲,認為那是紈绔子弟才做的事。

      我六歲的時候,離開祖父祖母,跟隨在縣中教書的父親到了縣城。父親幾乎是全盤承襲了祖父的觀點,根深蒂固地認為演戲和看戲都是不務正業。

      受祖父和父親的影響,我自然對秦腔不甚了了。當然,看戲的機會還是有的,就在每年春節期間??h城電影院旁邊的露天小廣場上,常常會搭起一個戲臺。戲臺上,男演員吼得震天響,女演員雖然動作輕手輕腳,但嗓音卻嘹亮得讓我心驚膽戰。旁邊的觀眾看得入戲,喝彩聲、鼓掌聲不斷,我和伙伴們卻在踅摸機會,要去后臺看演員涂脂抹粉連帶換裝。

      進入后臺,我們最高遠的目標,是要偷演員頭上的絨花。每每得逞,喜不自禁。也有失手被捉的時候,看道具的大叔張口就罵,用詞極其粗俗難聽,但我們最后總能毫發無損順利得脫?,F在想來,那種勝利逃脫的得意,其實完全仰仗大叔的恩賜,他并不想真的為難幾個調皮的娃娃。

      秦腔我是看不懂的,也聽伙伴們似懂非懂地給我做過解釋,比如穿素白衣服的是秦香蓮或者王寶釧,但我到底還是搞不清這二位誰是誰。后來讀魯迅的名篇《社戲》,讀到“接著走出一個小旦來,咿咿呀呀的唱”,我立刻起了共鳴,在我看來,那戲臺上的人一律都是“咿咿呀呀”,究竟是哪個著名的人物附身于他,他又到底在唱些什么,我完全懵懂。

      我在故鄉長至成年,十八歲離開。三十載山長水闊,露天小廣場上的秦腔再也無緣相見。

      這些年,隨著傳統文化熱的興起,戲曲再登大雅之堂,重新回到人們視野。我雖然做的是與文化相關的工作,但忙忙碌碌的日常,根本沒有心思欣賞慢條斯理的戲曲。江南盛行的昆曲,我早些年也去看過,那令人酥軟的吳儂軟語,只一個開頭,便看得我心急火燎,如坐針氈,終于半途退場。

      我是揣著一腔思鄉的心情走進紫金大劇院的。12月10日當晚上演的《鎖麟囊》,演出團隊來自甘肅秦腔藝術劇院,領銜主演是中國戲劇“梅花獎”得主、甘肅戲劇領軍人才蘇鳳麗。藍盈盈的朋友圈海報,最吸睛的是畫面下方的青衣女主,她的水袖凌空飛出,頰上雖然兩抹嫣紅,緊閉的雙唇和凝神的眼眸,卻似有無限傷感。海報上的人物,正是蘇鳳麗扮演的《鎖麟囊》女主角、登州女子薛湘靈。

      《鎖麟囊》走上戲劇舞臺,有一段佳話。清代乾隆時期的小說家胡承譜撰有小說集《只麈譚》,“只麈譚”,意為獨自執麈尾清談,書中所收小說,皆為胡承譜結合個人平生見聞寫成,大多為真人真事,可以窺見當時的社會風貌。作為小說集的《只麈譚》,流傳并不算廣泛。晚于胡承譜的清代揚州學派大家、戲曲理論家焦循,在其《劇說》中引用《只麈譚》,由于《劇說》流傳甚廣,《只麈譚》的名字也得以被更多人知道。

      上世紀三十年代,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家程硯秋通過《劇說》所引《只麈譚》,敏銳地捕捉到了一出好戲。他找到戲曲作家翁偶虹,請其將故事改編為京劇。翁偶虹揣摩原作,認真打磨,將原本簡單的故事以豐富的戲劇形式呈現,又為原本的無名人物逐一按照其個性身份起名。故事中原說富家女將荷包贈與貧女,翁偶虹與程硯秋商量后,為了追求舞臺形象,將荷包改為鎖麟囊,并以之為新戲定名。

      1940年4月29日,京劇《鎖麟囊》在上海首演,程硯秋扮演既嬌矜又富有同情心的富家小姐薛湘靈,贏得喝彩無數。上演80年多來,《鎖麟囊》作為程派京戲代表劇目,經久不衰,已成經典。

      越是經典越是有著簡潔的形狀?!舵i麟囊》的情節并不復雜。

      登州富家女湘靈出嫁時,母親為其陪嫁鎖麟囊,內藏珠玉黃金,意在早生貴子。湘靈出嫁當天,前往夫家途中遇雨,暫避春秋亭,巧遇同日出嫁的貧家女趙守貞。趙守貞感慨家境貧寒、老父親受人欺辱,在破舊的花轎中慟哭。湘靈得知緣由后,匿名以鎖麟囊相贈。幾年后,湘靈攜子回娘家探親途中,遇到登州大水災,母子失散,娘家宅院和老母親也被大水沖走。不名一文的湘靈苦苦尋子,飽嘗世態炎涼,后來流落到萊州,經老管家薛良介紹進入當地大戶人家,為小少爺麟兒做保姆。一天,麟兒不慎將球拋入樓上,湘靈登樓取球,意外看到樓中供奉著母親當年給自己的鎖麟囊。原來,這大戶人家的主母,正是當年的貧寒女子趙守貞,她因得湘靈所贈,一家人用心經營,早已成為富貴人家。趙守貞感恩湘靈當年善舉,將她奉為上賓,結為金蘭。

      傳遞“善有善報”的京劇《鎖麟囊》,近年來由著名京劇編劇、導演李學忠與甘肅秦腔藝術劇院合作,改編排演出秦腔《鎖麟囊》。李學忠對此有自己的思考:“此番改編移植的宗旨:保留、張揚劇中‘春秋亭’‘搜樓’的華彩章節,發揮秦腔高亢奔放、蕩氣回腸的劇種特色,繼承傳統、發展傳統,努力使古老的劇目煥發出嶄新的風貌?!?/p>

      改編無疑是成功的。盡管《鎖麟囊》的情節我此前并不熟悉,奇妙的是,蘇鳳麗扮演的湘靈一出場,我秒入戲。湘靈做富家小姐時,那種嬌俏蠻橫又不失善良本心的可愛,我心領神會。她與親人失散后,恍惚中幻聽到丈夫的呼喚,情緒激蕩,水袖狂抖不止,又決然拋出,翻飛擺動,那里面蘊含的戲劇語言,我無師自通地就明白了。一臺戲將盡時,趙守貞雍容出場,面對恩人,她心中喜悅層層遞進,待到確認之后,虔誠地跪拜在地,我也仿佛夙愿得償。

      整場《鎖麟囊》,念白用的是關中方言,屬于北方方言,比較容易辨識。難得是,所有的唱詞,對照著舞臺兩旁的字幕提示,我都能一一對號。這場戲看得極其認真,只除了演到湘靈落難后遭到原來家中丫鬟的冷言譏諷,我鄰座的女士抽泣起來,短暫分散了我的注意力。其余每演到精彩處,觀眾的喝彩聲和掌聲,對我絲毫沒有打擾,因為那也是我的喝彩,也是我的掌聲。

      全劇在喜氣洋洋的大團圓中結局。演員謝幕,幕布合攏,臺下的觀眾卻無論如何不肯走。我跟著大家有序地涌向舞臺,許多呼喊聲熱情洋溢地回響在劇場里,請女主角返場謝幕。

      幕布打開,女主角站在舞臺中央向觀眾致謝,她的語氣里帶著演出剛剛結束的疲勞,但又是歡快愉悅的。說話間,樂器聲響起來,她又開始唱。因為是臨時加唱,所以舞臺兩側的字幕屏沒有開,我不知道她在唱什么,只覺得清揚婉轉十分動聽。我旁邊站著的男士,也看得入神,并且舉起手機錄像。

      一曲終了,演員再次謝幕。我這才請教旁邊的男士:“她唱的是什么?”男士搖頭:“我也不知道,就是覺得好聽?!边@時候,前面的男士微笑著回頭,丟了一句話過來,明顯是一出戲的名字。我后來根據他的發音查詢,又請教了隨同劇團一起來南京的甘肅省演藝集團的祝先生,確認他說的是《急子回國》。

      那也是一出秦腔好戲,蘇鳳麗只唱了一小段,我就知道了。

      看戲歸來,我撥通了父親的手機,我問:“爸,你知道《鎖麟囊》嗎?”他的回答簡潔明了:“當然知道?!边@倒是出乎我的意料。

      北杉

        国产欧美日韩在线观看无需安装,国产超碰人人爽人人做CAO,先锋资源国产,2021国产最新自拍